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图库 > 旅游资讯 > 正文

川江上唯一的女号子头

时间: 2021-03-18 14:14:08|作者:王渝凤 刘溪涵 舒妮| 来源:重庆晚报-上游新闻 | 查看:

放大 缩小
简介:吴秀兰和学生们在排练吴秀兰加入川江号子学会 受访者供图吴秀兰和张志高的演出照 受访者供图吴秀兰近照  “鱼儿爱的是长江水,情妹爱的是顶天梅花落。嘿咗,嘿咗,嘿咗,嘿咗......”随着一声声时而婉转悠扬、时...

吴秀兰和学生们在排练

吴秀兰加入川江号子学会 受访者供图

吴秀兰和张志高的演出照 受访者供图

吴秀兰近照

  “鱼儿爱的是长江水,情妹爱的是顶天梅花落。嘿咗,嘿咗,嘿咗,嘿咗......”随着一声声时而婉转悠扬、时而铿锵有力的号子声,79岁的吴秀兰和学生们在两江新区康美街道银竹苑社区的广场上,又开始了她们的川江号子表演训练。

  这位川江上唯一的女号子头(领唱号子的船工)在船上出生、长大,随口就能唱出几十种川江号子,被评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川江号子代表性传承人。如今,她最快乐的事,就是唱着川江号子去参加演出。但她也有遗憾,原因是她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继承者。

  船上生、船上长

  1942年,吴秀兰出生在嘉陵江上的一艘运粮船上,她的父母都工作生活在船上。因为排行老三,人们都称她为“吴三姐”。

  吴秀兰自小在船上长大,整个少年时代,她的记忆都与船有关:在船上收放纤藤、看水路、做饭、洗衣服,她样样都能干。

  那时候,她每天都能听到船工喊川江号子,于是也跟着喊,喊着喊着就无师自通了。后来,父亲便给她多安排了一项任务——担任女号子头。

  川江号子是川江流域船工们与险滩恶水搏斗时,为统一动作和节奏,由号子头领唱,众船工帮腔、合唱的传统民间歌唱形式。

  如果把轮船比作汽车的话,那号子头就像是汽车的油门,把控着整个船工队伍的速度,在行船拉纤时尤为关键。在这之前,号子头一般由男性担任,而吴秀兰因为一副好嗓子,成为了川江上远近闻名的女号子头。

  “那时候,我们运输过老兵和战马去宜昌,还经常运粮食等货物往返于合川和重庆中心城区。”回忆当年在船上的生活,吴秀兰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。

  “过险滩的时候,就要唱快节奏的号子,让大家紧张起来。渡过险滩之后则要唱舒缓的号子,让大家放松一下情绪。根据水势急缓,所唱号子的名称和腔调都有所不同,而歌词的内容可以自由创作。”吴秀兰说着,就脱口而出唱起了川江号子。

  因川江号子邂逅爱情

  1957年,吴秀兰因为川江号子遇到了丈夫张志高。那时,张志高也是一名号子头,早就听说过吴秀兰这个女号子头的大名。

  一天,张志高的船恰好和吴秀兰家的船在江上相遇,两船停靠在一起。看见吴秀兰,张志高就远远地喊:“吴幺妹儿,你喜不喜欢看图书(小人书)?”吴秀兰答:“喜欢。”于是,她便来到张志高的船上看书,两人就这样相识了。

  两人结婚后,又在船上生活了20多年,并生育了四个孩子,子女们也都从事着和船业相关的工作。

  上世纪70年代,长江上的机动船逐渐代替了木船,船工的劳动强度大大减弱;再后来,纤夫和川江号子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。

  生在船上、长在船上的吴秀兰也上了岸,单位分给她一排平房,就在凤栖沱码头(今两江新区大竹林街道)附近的江边,坐在屋门口的凉棚里,眼皮底下就是奔腾的嘉陵江。

  她和老伴张志高养了条狗,闲时听听过往船只的汽笛声,对着门前的嘉陵江岸便“嘿咗嘿咗”地拉开了嗓子。

  成为川江号子非遗传承人

  2002年,长安中学退休教师陈旭东受邀担任大竹林街道历史文化顾问,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张志高和吴秀兰夫妇。

  听说老两口原来就在船上生活,陈旭东便问道:“会唱川江号子吗?”谁知吴秀兰脱口而出就唱起了好几种川江号子,这让陈旭东大为震惊,连连称赞。

  后来,陈旭东把老两口介绍给了陶鹏——一位船工出身并将川江号子搬上中国舞台的表演艺术家。很快,陶鹏便把吴秀兰带进了央视西部频道《大河船歌》的演播厅。

  2003年6月14日,央视“魅力12”栏目向全国观众推出了“川江唯一的女号子头”吴秀兰。此后,吴秀兰和张志高便频频出现在川渝两地的电视里。

  2006年,川江号子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;2008年,吴秀兰受邀在北京奥运会参与“中国文化故事”文化展示活动,并连续演出近1个月,让中外来宾感受到这项川渝民间音乐艺术的魅力。

  2009年,吴秀兰被授予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川江号子代表性传承人。从那之后,她开始收徒教授川江号子。

  延伸

  川江号子 传承下去

  想学川江号子的人不少,可是能坚持学下去和唱好的却寥寥无几。这么多年,吴秀兰始终没能教出一个合格的徒弟。

  “离开了船,没有在船上劳动的经验,始终唱不出来那个味道了。”吴秀兰遗憾地说。

  如今,吴秀兰已经搬到两江新区康美街道银竹苑社区,老伴去世后,她带着一条狗独居。这位耄耋老人身体虽然有些佝偻,可是唱起川江号子来依然声音清脆明亮。

  在吴秀兰的家中,随处可见川江号子的记忆:客厅的墙上挂满了她的表演照片;电视上播放着她唱川江号子的节目;家里摆放的纤绳等物件也都诉说着曾经在船上的日子。

  作为川江号子唯一女传承人,吴秀兰最担心的就是川江号子这门民间音乐艺术失传,“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人能把原汁原味的川江号子继承下去,我不想让这门民间艺术后继无人。”吴秀兰说。

  嘉陵江畔,波涛依旧。过去的故事等待后人来诉说和追忆,这段鲜活的历史不想、也不能被忘却……

  重庆晚报-上游新闻记者 王渝凤 通讯员 刘溪涵 舒妮 摄影报道

免责声明:站内标注为来源“山城门户网”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,任何个人或媒体不得私自转载传播。相反标注其他网站时,版权归原网站所有,如有侵权,请提供相关版权证明给本站,审核属实后将会立即删除。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,所显示的内容仅供学习、交流之用/禁商用。

推荐阅读+MORE

山城门户主办 版权"山城都市网"所有 Copyright © 2007-2021 WWW.SCMH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刊登的含有山城都市各种新闻﹑信息和资料,均为山城都市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